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億萬富翁過世前,連財產1%都沒花到?以蓋茲為例:年輕時就懂幫別人「不要等到死後才給錢」

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美聯
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美聯

本文共2985字

遠流出版 文:比爾‧柏金斯

編按:美國知名對沖基金經理人比爾.柏金斯(Bill Perkins)認為:如果你花了許多時間去賺錢,卻根本來不及在死前享受到那些金錢,那你就浪費了寶貴的時間。金錢只是達到目標的手段:更重要的目標是享受生命。但是,很多人卻為了賺錢,犧牲了更重要的目標。

他提出的「死前財產歸零」(Die with Zero)是指,只要存夠退休的錢,並且要給家人、要捐作慈善的錢都給了,你就應該充分享用金錢、投注更多精神創造難忘的人生經驗──不要在辦公室耗上更多時間,也不要等到年紀太大,什麼都做不了才後悔莫及。

名譽億萬富翁

有些我的朋友稱我是「名譽億萬富翁」,意思就跟各位想的一樣:我不是真的億萬富翁,我只是花錢像億萬富翁。不過,現實的狀況是,大部分的億萬富翁在自己有生之年不會亂花自己的錢。

整體來看,美國最富有的前兩千個家庭(大部分都是年長者),每年僅捐贈出他們所有財產的百分之一,而他們在死前恐怕連自己龐大資產的百分之一都沒花到。我不是在說那些極端富有的人很小氣。

這些最有錢的人家也包括了當今最慷慨的慈善家,像是比爾・蓋茲、華倫・巴菲特、麥克・彭博等,他們都承諾過會把自己的財產捐出去。但是,即使是這些特殊的捐獻者,也很難快速地花費他們的億萬家產。

部分原因是他們累積的財富實在過於龐大,每年增長的幅度超過他們能夠審慎、盡責捐出去的數額。以比爾・蓋茲為例,即使他一直全力投入消弭疾病和貧窮,但也見證了自己的財富從二○一○年開始幾乎增長了一倍。

雖然我不喜歡挑剔一個做了那麼多了不起善事的人,但我還是忍不住會去想,如果他現在就把自己龐大的財富都分配掉,那還可以再做多少事啊!

至少比爾・蓋茲在還算年輕時就有那個智慧與遠見,不再為了錢去工作,而是開始大幅度地花錢。太多有錢、成功的人都做不到這點。

連比爾・蓋茲都該早點退休離開職場,不然他的身家財產會一直累積好幾倍,一輩子都花不完。人生不是在玩《太空入侵者遊戲》(Space Invaders),你不會因為在遊戲中累積了錢而得分,可是很多人卻是這麼在過人生。

他們就只是一直在賺錢、賺錢,想要盡可能累積自己的財富,卻幾乎沒想過要從這些財富中盡可能獲得些什麼,例如,想想現在可以給孩子、朋友、整個社會什麼,而不是等到死了以後才給。

一場改變人生的對話

我並不是一直都這樣想,尤其是在大學畢業、甫出社會時,我絕對不會這樣想。在愛荷華大學讀書時,我參加足球隊,唸的是電機系。

儘管我喜歡電機工程,也會想過著理想中的美好生活,但是在校園招募人才活動開始前,我就知道自己絕不會只想找一般電機工程的工作。

在像IBM這樣的大公司工作,我可能要研究晶片其中一小段的一小段好幾年,才有機會真正做到設計的部分。

這就讓人覺得沒那麼有趣。沒有彈性的工作時程,加上每年只有一兩個星期可以休假,都會阻礙我去做其他想做的事情。誠然,我是還很年輕,妄想著偉大前景。不過我很確定,一定會有什麼更好的事情在等著我。

《華爾街:金錢萬歲》(Wall Street),這部我大學時候的電影,現在大部分人都喜歡拿來開玩笑:我們會笑麥克・道格拉斯(Michael Douglas)在劇中梳著油頭所飾演的葛登・蓋柯(Gordon Gekko),這位主角他告訴我們,「沒有比﹃貪婪﹄更好的字了」。

我們都知道那種肆無忌憚的資本主義是從何處掌控了整個國家;但於此同時,電影裡面描繪的那種富裕、隨心所欲的生活方式深深吸引了我。我覺得金融業會給我那種我想要的自由。

因此,我找到了一份在紐約商品期貨交易所的工作。當時我的職銜是「迎賓專員」,但我充其量只是個打雜的助理,幫忙做些瑣事,像是悄悄拿個三明治給在交易大廳的老闆們。這裡就是金融業相當於好萊塢收發室的地方。

我的起薪是一年一萬六美金,即使是在一九九○年代的早期,這樣的薪水也不足以讓我住在紐約市,所以我搬回紐澤西跟我媽一起住。

過了一陣子,我升到「資深迎賓專員」,薪水調為一萬八千元,能夠讓我搬到曼哈頓上西區,跟另一個人合租一間套房。

我的室友跟我弄了一道臨時的牆,隔出一個披薩烤爐大小的地方,當成是我的臥室。那個時候,我能花的錢真的非常有限,所以如果我不買地鐵的月票,肯定會破產,因為我根本無法負擔每天買全票的費用。

我帶約會的對象出去看電影時,如果她還點了爆米花,我就會非常焦慮不安。真的沒騙你。

於是我開始在晚上幫老闆開他的豪華大轎車,額外多賺點錢。我非常節省,想盡可能多存點錢。我認識的人當中,只有一個比我還省錢,那就是我朋友東尼(Tony),他可以從一碗爆米花中找到還沒爆開的玉米粒,先冰起來,讓它們吸收水氣,然後再重新爆一次。

我對自己的節儉非常自豪,很高興自己雖然收入這麼少,但還是可以想辦法存到錢。然後有一天,我跟我的老闆喬・法瑞爾(Farrell)在聊。他是我當時上班公司的合夥人。

不知怎地,我們講起我的薪水。我告訴他我存了多少錢,我想那時大概有一千美元了,我覺得他應該會認可我的金錢管理能力。但是,我錯了!以下是他脫口而出的反應:「你他X是白癡嗎?幹嘛省那個錢?」

我當場像是被打了一巴掌。他繼續說。「你來這裡是要賺幾百萬的錢,」他說。「你賺錢的能力才要開始爆發!你認為你一輩子就只能賺那個一萬八的年薪嗎?」

他是對的。我不是為了賺這點錢才來華爾街做這份工作,而且我很確定,以後自己會賺得更多。那我幹嘛要為了未來的日子,拚命省自己那微薄薪水的幾個零頭小錢?我應該現在馬上就好好享用這微不足道的一千美元!

這真是改變我生命的時刻

我突然領悟了,瞭解到賺錢跟花錢要怎樣取得平衡。我那時還不知道,但其實喬・法瑞爾講的是在財務與會計裡早就有的老觀念,那就是「消費平滑化」(Consumption Smoothing)。

我們的收入可能每個月或每一年都不太一樣,但不代表我們的花費也要跟著一起改變⸺ 如果我們不去管這些變化,那我們手頭就會寬裕起來。要做到這點,我們基本上需要把錢從收入豐厚那些年份轉到收入較少的年份。

這就是儲蓄帳戶的功用之一。但是以我的例子來說,我一直是完全倒著在使用我的儲蓄帳戶:我一直是從餓得半死、年輕的自己提領錢出來,給我未來有錢許多的自己!難怪我老闆說我是白癡。

讀到這裡,各位可能心想:好吧,消費平滑化在理論上說得通,但你怎麼知道自己以後會比現在更有錢呢?不是每個迎賓專員後來能成為成功的操盤手,就像不是每個好萊塢的收發室小弟能成為電影公司大亨。

這是個很好的問題,而且我承認,很多事情都必須非常順利,才能讓我到達今天的位置。沒錯,我是無法預測自己未來會賺大錢。

但重點是:我很有信心自己要朝哪個方向去賺錢。我無法知道自己之後是否會賺到幾百萬,但我很肯定知道,我絕對不會一年只賺一萬八千美元。事實上,我去做服務生都賺得比這還多。

本文摘錄自遠流出版的《別把你的錢留到死》

作者:比爾‧柏金斯(Bill Perkins)

美國知名對沖基金經理人、企業家。被《華爾街日報》譽為對沖基金的「最後一位牛仔」,同時也是歷史上最成功的能源交易員之一。他曾在5年內,為自己任職的公司創造了超過10億美元的收益。

在愛荷華大學修習電機工程學後,柏金斯進入華爾街接受培訓,之後搬到德州休士頓。在那裡,他成為一位大獲成功的對沖基金經理,專攻創投與能源行業。柏金斯除了是身家超過1.2億美元的對沖基金經理人,也涉足電影產業,擔任好萊塢電影的製片。同時,他也是一名高額錦標賽撲克玩家。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遠流出版社」除了期許「承先啟後、源遠流長」之外,也有「萬里尋仙不辭遠、不廢江河萬古流」之意。進入21世紀,由傳統出版,轉型創新為紙本、數位、空間三合一的全新知識傳播集團,將持續開發原創內容、創造品牌價值,提供多樣的載體服務,利用多元的展演方式,滿足量身自主的閱讀與學習,為全球華文讀者營造生活視野。

延伸閱讀

上一篇
她30歲零存款,10年後學投資:理財的原則不難,最大挑戰在於堅守紀律的決心
下一篇
白手起家的千萬富翁 不投資這5種東西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