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超輕量100g AR眼鏡將問世!梁次震鬆口:深入思考交棒議題

 圖/freepik
圖/freepik

本文共2317字

經濟日報 記者王郁倫/專題報導

廣達副董事長梁次震醉心於新技術研發,不僅是協助落實董事長林百里新想法的執行者,也是集團新品發展靈魂人物,他接受《經濟日報》專訪指出,2023年景氣將比現在看得到的更辛苦,除花更多功夫把產品研發打磨得更精良,最近他開始深入思考交棒課題。

「明年景氣變好是不可能的,美國升息都還沒升完。」工作50多年,梁次震創立廣達前,已經在電子業服務超過10多年,看過多次景氣循環,全球升息到極致又會走入寬鬆(QE),他回想年輕剛就業時,1980年代通膨問題很嚴重,當時美國出重手升息,他還牢牢記得就業時銀行的標準利率是12%。

推薦

「這兩三年深深感覺,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梁次震的感受並非是多愁善感,2019年底COVID-19疫情爆發,2020年2月中國大陸封城隔離,廣達工廠立刻陷入無法招工困境,一直到3月多才陸續解決,6月卻意外面臨筆電需求湧現,一路到2021年全球因居家學習與上班都需要電腦,讓廣達筆記型電腦出貨量交出7530萬台史上新高成績。

但這樣的超級紅利,隨即又在今年下半急速降溫。「柳暗花明也可能又被摜下來,現在是很多外力,讓景氣循環又短又快,沒人能置身事外,沒有人受得了,除了產油國。」梁次震分析今年筆電出貨量恐將接近6000萬台,2023年的影響則還要觀察。

保守的中庸之道,不搶第一

「天外飛來什麼不知道,每年都有意外驚喜跟打擊,但打擊來到的時候,要耐得住,隨著公司擴展事業愈來愈複雜,確實要多花精神。」梁次震淡淡的說,面對產業普遍面臨的高庫存難題,廣達庫存溫和成長,廣達上半年庫存水位2500億元左右,他指出,庫存正在想辦法改善中,但廣達月營收已經超過1000多億元,加上部分客戶庫存要求規範不同,有些產品的生產流程拉得較長,另有些產品正預備要出貨,都是庫存來到相對高點原因。

廣達副董事長梁次震  王郁倫攝影
廣達副董事長梁次震 王郁倫攝影

在同業一波波東南亞、印度設廠風潮下,廣達則是評估很久後才跨出一步道泰國設廠,而不論規模大或小,電子五哥中目前僅廣達沒有印度投資計畫。

這正呼應廣達的企業文化:中庸之道,不為物先。

事實上,廣達是最後才西進中國大陸設廠的電子五哥,「中國大陸+1工廠規劃」也是客戶要求才做,「我們是蠻保守的,希望做到完美。」梁次震表示,不衝第一,是因為做第一好壞參半,但他認可或許印度10年後有可能是另一個世界工廠。

想像元宇宙!電腦未來將成腦子一部分

除景氣循環節奏愈來愈無法預期,科技新品的迭代也是梁次震關心的課題。梁次震指出,很多科技產品維持很長的生命週期,但有很多產品消失,如電晶體收音機1950年代就消失,只有40多年時間,2006年以後蘋果推出許多新品,把很多產品功能都吃進去,所幸PC跟筆電產業目前看來仍以被取代。

保持憂患意識,梁次震仍不斷投入探索未來革命性主流產品,他分析,筆電一時三刻無法被取代的關鍵原因是「好的輸入環境」,即便現今雲端運算使語音辨識非常智慧化,但語音輸入仍難免有錯誤,要修正潤飾,勢必還是要靠雙手比較便利。

而電腦的終極未來會如何?梁次震興致勃勃地透露最近已經訂了幾台META新發表的Quest Pro要來玩一下,他指出,知道放很多感測器及多折射鏡頭(Pancake lenses),但還是不能理解售價1500美元這麼高的學問,打算好好研究一下,直嚷著「要學學」。

而廣達已宣布將布局元宇宙機會,屆時電腦又會變形成怎樣型態?梁次震說,「最理想是融入無形之中,變成腦子一部分」,但談到腦機或生物科技,他認為可能還要更久時間才會見雛形,但他肯定的是近程至少AR眼鏡應該會加速發展。

不景氣,AR眼鏡反而更輕巧!

廣達跟以色列光學元件廠商Lumus合作緊密,「現在還沒有很理想的AR出來,不景氣下,眼鏡會越來越走向輕薄短小。」梁次震指出,專家機構都預測2023年全球購買力會衰退,比現在看到得可能會更辛苦,甚至客戶也說不會太好,但景氣不好,反而很多AR業者不敢貿然推出新品,反而會更力求做得更輕巧,他十分樂觀預期,2023年底AR眼鏡就有機會見到100g的革命性產品現身。

梁次震不斷思考廣達下一步布局,成為筆電龍頭後,又進一步搶先跨入雲端伺服器產業,目前更將觸角深入車用電子,但他也笑說,產品布局其實人算不如天算,有先見之明也得時機配合,他舉2017~2018年曾大力投資VR頭盔,當時一堆品牌業者合力拱Windows VR頭盔,但結果銷量卻不如預期。

「今天看廣達伺服器做得不錯,其實是1999年就開始投資,所以有先見之名,但時機不對也沒有用!」他透露1999年廣達花很多精神跟人力資源做出伺服器,但直到2009年資料中心商機才慢慢開始,「所以前面十幾年沒有很好,營運到2015年後才轉好。」

廣達車用電子布局早在2013~2014年就開始蹲馬步,目前量還不大,靠得是積少成多,對梁次震而言,有時候花很久時間投入,成果卻只有一點點,就像廣達崇尚的烏龜精神一般,不論快慢,總要一步一步向前。

而隨忙衝刺營運的旺季過去,梁次震首度鬆口透露,最近有開始更深入思考交棒議題。廣達事業體龐大,梁次震沉思說,期望這個人選是一個具「人和」特質的人,能把集團的力量融合起來,這個接班人得有熱情,願意花精神打拚,更要能跟客戶往來密切,「家和萬事興,客戶不是用鬥的,要以和為貴」梁次震說。

梁次震在38歲那年跟同學林百里一起借錢出來創業成立廣達,兩人從未吵過架,把「和」發揮到極致,談到工作,梁次震笑著說工作50年中最苦的不是景氣,而是找不到好的產品,產品問題解決不掉,讓人頹喪,在他心中,始終盼望再能開發出一款產品,像當年創業時從無到有打造的筆記型電腦,一做出來就大成功,AR眼鏡是否就是那款對的產品?明年底就將見分曉。

點我看精美專題頁》

千億科技業CEO大調查 最怕地緣政治失控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千億科技業CEO大調查 最怕地緣政治失控
下一篇
現金為王、持盈保泰,佳世達陳其宏握兩套劇本抗黑天鵝
數位訂閱|彭博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