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中國超級使館建案遭否決 中英黃金時代變調縮影

本文共3095字

中央社 中央社

特派專欄

(中央社記者陳韻聿倫敦4日專電)中國計劃在遊客如織的歷史名勝「倫敦塔」一帶興建在歐洲規模數一數二的使館區,近日遭倫敦區議會否決,理由包括「考量民眾安全」。中國取得相關土地的過程反映英中關係曾被熱情炒作的「黃金時代」,如今或許已成只堪懷念的「流金歲月」。

就在金融專業人士出身的首相蘇納克(RishiSunak)宣告與中國關係的「黃金時代」已逝、中國對英國的價值觀和利益構成「體制性挑戰」後不久,倫敦市塔村區議會(Tower Hamlets Council)12月1日晚間無異議否決中國新大使館建設申請案。

推薦

區議會一位發言人說明,否決的理由包括建案恐衝擊社區居民和遊客安全、影響歷史古蹟維護、導致周邊交通進一步惡化。

不過,這位發言人說,區議會否決不意味結案,申請案後續將交由倫敦市政府審議。

另一方面,根據地方發展、住房及社區部(DLUHC)官員11月28日對國會書面詢問所作答覆,DLUHC正考慮應民眾要求,將申請案收回中央層級審查。相關審議過程可長達逾一年。

無論英方最終裁決為何,中國「超級使館」建案可謂英中關係近年演變的縮影。

自19世紀70年代中國(當時為清廷)向英國派駐使節以來,即以西倫敦市中心波特蘭坊(PortlandPlace)為基地。由於現址無法滿足使用需求,2018年,中國買下位於東倫敦、可俯瞰中世紀城堡「倫敦塔」(Tower of London)的英國皇家鑄幣廠舊址(Royal Mint Court),進帳近2萬2000平方公尺土地。

根據地方政府收到的建案申請書,中國計劃在此建造「英國境內規模最大的使館」,以及文化交流中心、地下停車場、可容納至少200名人員的宿舍等。

皇家鑄幣廠舊址位處倫敦塔歷史文化保護區,中國將如何處理名列二級古蹟(相當於三級制的三級古蹟)的地上建物引發各界關切。根據申請書,中方打算修復翻新以及「局部拆除與改建」並進。

值得玩味的是,申請書提到「執行建案評估時,哪一個或哪一些國家將使用此地點不屬於必須考量的重要因素」。

但周邊居民等利害相關人顯然不同意這說法。

自2020年法定公共諮商程序啟動以來,地方政府至今年12月1日總計接獲58件抗議和意見表達書。

根據公開正式文件,各方反對建案的理由包括大使館可能成為恐怖攻擊目標或祕密警察站、監視攝影系統數量大增將妨礙隱私、抗議活動恐衝擊周邊區域、曼徹斯特總領事館和平示威民眾遭暴力攻擊的事件可能重演、中國對待其他國家的方式和人權紀錄引發疑慮、電話和網路恐遭監聽、周邊不動產市值恐下降,以及更直白的「申請方是哪一個國家很重要」。

有鑑於中國人權紀錄惡劣,今年初幾位區議員曾提議,將圍繞中國新使館區預定地的道路改名為「天安門廣場」、「維吾爾廣場」、「香港之路」、「西藏之丘」。

塔村區正好也是大倫敦都會區穆斯林人口比例最高的兩個行政區之一,2018年的最新官方數據是占行政區總人口約4成。

定居塔村區多年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倫敦負責人馬赫穆特(Rahima Mahmut)曾說,難以接受倫敦塔橋(Tower Bridge)旁將矗立中國為自己打造的宮殿堡壘。

大力反對中國使館建案的區議員高茲(PeterGolds)直言:「你能想像法國政府在緊鄰巴黎凱旋門的地點允許建造巨型大使館嗎?」

高茲的質問凸顯作為地主國,英國恐怕也得檢視自身或許不太光彩的面向。

王室可謂英國「軟實力」重要元素,但或許實力「有價」才是它真正「無價」之處?

英國皇家財產局(Crown Estate)負責管理名義上由君主持有的公共地產物業。皇家鑄幣廠舊址及部分周邊土地、合稱Royal Mint Court的街區在2010年以前由英國君主持有永久地權。1980年代,當時英國君主、今年9月逝世的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允許在此街區為護理師、警員等「關鍵基礎人員」興建社會住宅,總計100餘戶。女王成為這些人的地主。

2010年,皇家財產局出售街區土地,買主是英國不動產投資開發公司Delancey。2018年,Delancey將土地轉售中國政府。

也就是說,身為地主,中方現在對街區居民擁有與過去英國君主一樣的權利,有權規範居民如何使用地上物,包括要求不得在窗戶懸掛特定物品,並自由運用緊鄰居民住房的土地。

19世紀清廷按照與列強簽署的「不平等條約」,向英國繳納賠款,部分銀元流入皇家鑄幣廠。時序來到21世紀,「列強」陣容已有顯著改變。

居民不滿,無論是2010年或2018年的交易案,他們實際上都被矇在鼓裡,如今更被迫透過多方陳情、訴求、發動抗議,螳臂當車力抗強權中國以及傾向讓建案過關的都市建設官員。

根據社區居民協會的說法,在今年12月1日區議會初步擋下建案前,中央政府官員對居民要求出面協助與中方斡旋反應冷淡,民眾彷彿成了遭連帶出售的「地上物」。這逼得他們之前上書國王查爾斯三世(King Charles III),懇請他保護「忠誠的子民」。

讓居民感到被出賣的故事背後,有兩位交情匪淺的公眾人物:前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以及拜強生之賜於2020年獲封終身貴族爵位(life peerage,不得繼承)的李斯特(Edward Lister)。

英國「泰晤士報」(The Times)去年2月發布調查報導,分析李斯特如何在皇家鑄幣廠舊址土地交易案直接、間接三方獲利。

強生從2008至2016年擔任倫敦市長,李斯特在2011年成為他的副手,主責政策和建設規劃、兼任幕僚長。

根據報導,由於在業者、投資客、官方和反對人士之間從容不迫「挲圓仔湯」的功夫了得,李斯特贏得江湖封號「淡定艾迪」(Steady Eddie)。他是強生任倫敦市長期間與中國發展投資合作關係的得力助手。

2016年,強生出任外交大臣。李斯特在同一年應聘為總部位於美國、全球最大不動產投資顧問管理公司之一的世邦魏理仕集團(CBRE Group)倫敦地產物業顧問,以及前述Delancey公司諮詢委員。2017年,李斯特成為主要任務包括代表公眾利益監督官員的英國外交部顧問。他這3個職位都支薪。

強生很快就交辦李斯特重要任務:代表英國外交部協助中國購置新使館,同時為英國在中國爭取使館擴建用地。十分「湊巧」,無論是代表中方獵地的CBRE、持有鑄幣廠舊址的Delancey,或是英國外交部,都有李斯特的身影。

兩家公司皆否認李斯特涉入此交易案相關協商。英國外交部則告訴「泰晤士報」,李斯特當時的權責是確保中國在購入土地以前,承諾履行特定條件。

Delancey在2010年以5100萬英鎊購入鑄幣廠舊址,2018年以2億5500萬英鎊轉售中方。中國聘請英國知名建築師奇柏菲爾德(David Chipperfield)帶領的事務所打造新使館。奇柏菲爾德的作品以簡約風格聞名。

2018年7月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在使館會見「英國外交大臣特別顧問李斯特爵士」,並「積極評價」李斯特「為促進中英外交館舍合作所做積極努力」。劉曉明說,中國駐英使館新館舍是中方最重要的駐外使領館建設項目之一,是中英關係「黃金時代」重要象徵。

時任外交部副部長、現任中國駐英大使鄭澤光也曾為此建案訪問英國。

「淡定艾迪」李斯特在2019年強生成為首相後,也隨之進駐唐寧街,成為強生的特別顧問、幕僚長。2020年,李斯特的頭銜由「爵士」(Sir)升級為「勳爵」(Lord),爵位是男爵(Baron)。

根據公開資料,李斯特的觸角至少曾廣及波斯灣、非洲、東南亞。或許英中關係「黃金時代」是否消逝,對善於經營政商關係者而言,只是該如何「華麗轉身」、「聰明轉型」的問題。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與俄關係緊張 立陶宛籲歐盟各國勿接受俄國大使
下一篇
歐元區1月通膨意外放緩 連續三個月下滑
聯合報系|人才招募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