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俄遭西方孤立後向東抱團 中國經略北極取得門路

本文共1366字

中央社 華盛頓2日綜合外電報導

俄羅斯長年一直在防中國染指北極,但在入侵烏克蘭遭西方制裁和孤立後,如今在俄國尋求北京協助從北冰洋海運輸出石油下,中國取得經略北極的突破口。

「華爾街日報」指出,面臨侵烏後遭遇西方的經濟孤立、西方企業紛撤出與俄相關合作計畫,莫斯科轉向北京求助開發北極。中俄在北極的最新合作,反映於從俄國西北經北極、再通過白令海峽的北極航道(NSR)原油海運量激增。

雖然往北走北極航道的運量仍低於俄國其他往南的路線,但近幾週增幅明顯。俄國同意讓一般大型油輪走北冰洋、未要求須以適航多冰區域等級的船隻(船體更堅固且有其他強化)運油,增添外界對屆時漏油的憂心。

中國2018年發布北極政策報告自稱「近北極國家」,對中方而言,俄國的轉變無疑是千載良機。北京希望擴大在北極的角色,以增加取得航道、自然資源、氣候和其他科學研究等機會,擴大軍事和戰略影響力。

中國揭櫫「冰上絲路」盼作為國家主席習近平「一帶一路」倡議的一環。冰上絲路穿越北極圈的海運航道可縮短距離,也能讓北京避免在蘇伊士運河、馬六甲海峽等要道遭人掐脖子。

北極國家裡除俄羅斯外俱屬西方陣營,他們對中資益發謹慎。出於安全考量,丹麥擋下中國在自治領地格陵蘭島建造3座機場的計畫。加拿大也在2020年軍方提出國安疑慮後,阻止一家中企購買加國北極地區一座金礦。

俄國曾一度反對中國申請成為北極會議(ArcticCouncil,北極圈8國為處理北極議題成立的高層級論壇)觀察員,但在侵烏後改變作法。西方制裁迫使俄國更仰賴中國來支撐經濟、維持開發北極等長期目標。

隨西方企業撤出在俄國的項目,莫斯科找上中企來俄國的北極區開發港口、採礦和興建基礎設施。俄國今年2月將自身的北極政策改弦更張,從原本著重「加強與北極國家間的睦鄰」轉為強調「向所有外國敞開大門」。

俄國當前與中國一起在遠東北部進行海軍演習及海事安全合作,並尋求中國奧援諸如能監控海冰狀況的衛星數據等技術。

俄羅斯石油公司(OAO Rosneft)執行長謝琴(IgorSechin)去年11月招攬中企參與諸如北極航道、東方石油(Vostok Oil)等北極開發計畫。東方石油是俄羅斯石油公司2020年宣布在北極啟動的大型項目,目標是每日產量達200萬桶原油。

棄政從商的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KGB)官員特卡楚克(Anatoly Tkachuk)說,今年1月已與中國交通建設公司、中國鐵道建設集團2家大型中國國企的代表接洽,商討在北極圈附近開採鈦(可用於製造火箭)及其他稀有金屬的計畫。

相關合作構想包含興建一條鐵路將採得礦產運往海港、興建深水港供航行北海航道的船隻停靠。

俄國的涅涅茲自治區(Nenets region)位於巴倫支海(Nenets region)沿岸,深入北極圈內。當地地方政府今年8月表示,中國能源建設集團同意在當地開設據點,探勘天然氣。

華爾街日報認為,如今俄國對中國欲涉足北極的防備,也跟北極的冰層一樣漸趨消褪。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ETH Zurich)研究北極議題的專家奎普(Marcus M. Keupp)表示,中國現在經略北極時「已不需要再特別顧忌俄國官方政策」。

奎普說:「俄國無疑具有適合的人力及更多北極方面的知識,但資金與科技卻難以為繼,這讓中國撿到便宜,因為現在他們能靠影響俄國插足北極,並根據自身需求來經略。」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日本茨城縣接獲中暑警報 關東地區今年首見
下一篇
法債市動盪 美公債也可能遭義勇軍伏擊?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