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俄烏戰爭2週年前夕 經濟學人:西方對俄制裁效果不彰

本文共1145字

中央社 華盛頓23日綜合外電報導

俄烏戰爭已經持續近兩年,美國國會議員在華府正為是否繼續軍援烏克蘭爭論不休。相形之下,他們對金融制裁俄羅斯總統蒲亭較具信心,然而問題是制裁效果並不顯著。

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報導,根據制裁觀察網站Castellum.ai,美國、歐洲及其盟邦自2022年2月迄今,對超過1萬6500個俄國目標實施制裁。

制裁的用意在於,藉由西方對全球貿易及金融的影響力,阻止蒲亭(Vladimir Putin)獲得作戰所需的技術和強勢貨幣。針對全球最大經濟體之一的俄國實施一系列制裁,其規模號稱前所未見,經濟學人並指隨之而來的衝擊,恐導致俄國陷入現金短缺困境,甚至促使政變爆發。

現實情況卻截然不同。俄國經濟更具韌性,而制裁行動比原本預期具有更多漏洞。這場戰爭也顯示全球貿易和資金流動能多快找到途徑,繞過擋在路上的障礙。

以原油為例,2022年俄國西部約60%原油是由歐洲油輪運輸。接著七大工業國集團(G7)實施價格上限措施,規定除非每桶原油價格低於60美元,否則禁止其航運公司運輸俄國原油。

作為因應,「影子」基礎建設在西方控制範圍之外崛起,並以較高價格運輸俄國原油。杜拜和香港如今的石油交易量已超過日內瓦,而西方對全球能源秩序的掌控也隨之削弱。

其他商品的貿易流動也適應了新局面。即使西方不屈不撓地把俄國企業及個人列入黑名單,但世上有大部分人口住在拒絕跟進西方制裁的國家,也不太可能阻止新公司成立並在那裡做生意。就算歐盟對俄國的出口崩跌,亞美尼亞、哈薩克、吉爾吉斯等地開始從歐洲進口更多商品,然後神秘地成為俄羅斯取得關鍵商品的重要供應商。

這解釋了為何美國及歐洲轉而採取「二級制裁」(secondary sanctions),但這會造成另一種問題:雖然二級制裁很有效,卻會帶來令人不快的副作用。光是二級制裁的威脅,就可能導致銀行崩潰。事實上中國多家銀行因擔心美國「山姆大叔」(Uncle Sam)的影響力,現已更小心處理與俄國企業的交易。

不幸的是,如果美國堅持訴諸這樣的權力,長期而言將有損其對全球金融體系的影響,而鞏固這個體系對美國有實質利益。就連美國在歐洲最堅定的盟國,都憎惡美國實施二級制裁,這些制裁過去曾導致部分銀行蒙受巨額罰款。

此外,隨著世界愈形分裂,美國也恐因此疏遠自己正希望攏絡的新興國家,促使它們為逃離美國控制而避用美元,這也會削弱美國對全球金融體系的控制。

對華府及布魯塞爾的決策者而言,動用制裁具有誘人的吸引力。當政治上對資助戰爭的支持消退,制裁似乎能以一種較便宜的方式削弱俄羅斯、捍衛烏克蘭。

然而過去兩年已經顯示,這樣的想法是多麼一廂情願。制裁力度不足,加強制裁長期而言更會適得其反。世上並不存在魔法般的武器,金融戰無法取代提供烏克蘭所需的金錢和武器。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澳洲要求刪除主教被刺相關貼文 X將告上法院
下一篇
價格不是問題!客製化超跑成顯學 豪華車廠喜迎金雞母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