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遭毒害前KGB幹員遺孀:普亭對台灣也是威脅

本文共1572字

中央社 記者陳韻聿倫敦1日專電

前蘇聯情治機關「國家安全委員會」(KGB)特工李維寧科的遺孀瑪琳娜(Marina Litvinenko)告訴中央社,不僅是對歐洲,俄羅斯總統蒲亭及其政權對台灣「絕對」也構成威脅。

瑪琳娜說,製造並維持「混亂」是蒲亭(VladimirPutin)政權延續生命的不二法門:無論是在歐洲、中東或亞洲,蒲亭政權都慣於採取「亂局」戰術,因為在混亂局勢中,眾人勢必難以集中注意力於最關鍵的核心議題。

瑪琳娜認為,台灣情勢在一定程度也轉移了各界對烏克蘭戰爭的關注。她強調,從蒲亭的角度看,世界上任何區域衝突只會給他帶來好處,因此對台灣來說,蒲亭及其政權絕對是「威脅」。

瑪琳娜的亡夫、2000年攜家人流亡英國的李維寧科(Alexander Litvinenko)2006年11月在倫敦遭毒殺,享年43歲。歐洲人權法院(European Court of HumanRights)於2021年裁定,俄羅斯當局應為這起暗殺事件負責。為證明蒲亭政權的罪責,瑪琳娜奔走各地多年,目前是備受關注的俄羅斯異議人士。

她近日出席一場在倫敦舉行的外籍記者座談會,會後接受中央社採訪。

關於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全面侵略、蒲亭政權是否為俄羅斯社會的「必然產物」,以及俄羅斯民眾是否該為侵烏戰爭負起「集體責任」,俄羅斯異議人士看法分歧。

部分人士認為,烏克蘭戰爭是「蒲亭對抗西方」、而不是「俄羅斯與西方之間」的戰爭;侵略烏克蘭的「不是真正的俄羅斯」,蒲亭不能代表俄羅斯,俄羅斯與烏克蘭民眾一樣無端受害。

另一些人則認為,參照納粹德國崛起與衰退的歷史,俄羅斯社會無法自外於對侵略戰爭的集體責任,而蒲亭政權更遠遠不是廣大民眾被迫接受的惡夢,而是俄羅斯社會的必然產物。

部分人士指出,許多所謂反戰的俄羅斯人反對的不是「侵略」本身,而是戰爭給他們在國內外造成的不利處境。俄羅斯「反戰」人士未必支持烏克蘭贏得勝利,也未必意識到需要檢討普遍存在於俄羅斯社會、有利滋養好戰情緒的「大俄羅斯主義」。

瑪琳娜回應中央社詢問表示,在烏克蘭的戰爭是「蒲亭打造的俄羅斯特權統治圈」、而不是「俄羅斯人民」的戰爭;這個「特權統治圈」涵蓋情治機關、各路寡頭和富豪,他們才是首先該為戰爭負責的人。

瑪琳娜說,俄羅斯民眾至今仍缺乏公民意識和運作民主社會的技能,對「民主」的理解十分有限,更何況蒲亭已摧毀支持民主社會正常運作的機制。

她認為,俄羅斯社會對戰爭沒有集體責任,但有必要形成「集體理解」,為何「其他人對俄羅斯人有這麼負面的看法」。

中央社詢問,該如何確定一旦沒了蒲亭,俄羅斯對其他國家、特別是周邊國家就不會構成危險。瑪琳娜回應,事情當然不是「蒲亭過世,俄羅斯即搖身一變為民主友好國家」這麼簡單;改變需要時間,各界可以觀察在「後蒲亭」時期,俄羅斯社會改變的意願。

瑪琳娜指出,一旦烏克蘭戰爭形勢往對俄羅斯極度不利的方向發展,這或許反而賦予俄羅斯「重生」的機會。

在座談會,瑪琳娜提到,即便沒了蒲亭,俄羅斯也不會「恢復」民主,因為實際上,俄羅斯「從來不曾是一個民主國家」,「民主」在俄羅斯仍處於發展初期。

她指出,俄羅斯反對派目前的第一要務應該是團結一致反對在烏克蘭的戰爭,「只有當烏克蘭在前線贏得勝利,俄羅斯反對派才有可能在俄羅斯勝出」。

俄羅斯總統選舉3月登場,外界普遍預期這將是又一場徒具形式、旨在為蒲亭提供統治正當性的假選舉。

瑪琳娜呼籲各界不要承認俄羅斯官方發布的選舉結果,也不要稱勢必再次角逐大位成功的蒲亭為「總統」。

她提到,許多國家不稱白俄羅斯強人統治者魯卡申柯(Alexander Lukashenko)為「總統」,2020年的白俄羅斯總統選舉官方結果未受國際社會普遍承認。

她說,既然俄羅斯與白俄羅斯的選舉都不公平、不符合自由民主原則,為何不比照給魯卡申柯的待遇,拒絕承認蒲亭是俄羅斯新任總統。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日本茨城縣規模5地震 最大震度4級無海嘯威脅
下一篇
特斯拉財報失色喊推平價車 市場解讀利空出盡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