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黃仁勳憶30歲創輝達:當最糟不至於失去自己,就值得冒險

全球最大繪圖晶片廠輝達(Nvidia)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黃仁勳。 歐新社
全球最大繪圖晶片廠輝達(Nvidia)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黃仁勳。 歐新社

本文共3375字

遠見雜誌 文 / 林靜宜 攝影 / 黃菁慧

成功創立輝達、身價破兆的黃仁勳,他的30歲怎麼過?在一個多年前專訪場合中,黃仁勳表示,他就是在30歲時創立輝達。當時,他常自問最糟狀況會如何?如果最糟狀況,不至於會失去家人和自己,就值得去冒險。另外,雖然創業初始得浪費一些錢,如果之後可以賺更多的錢,就不會覺得太差。沒想到,事實上如今已60歲的他,可能是比當初想像賺了更多財富。黃仁勳還如何談自己的三十人生?請見本文揭密。

或許,你對黃仁勳感覺陌生,不過,只要提起他創辦的NVIDIA,世界兩大動畫巨擘皮克斯、夢工廠幾乎每部動畫都少不了他!

NVIDIA是全球最大獨立繪圖晶片(GPU)供應商。

根據Mercury Research今年第一季統計,目前全球內建NVIDIA獨立繪圖處理器,桌上型電腦市占率為65%,行動可攜式電腦為50%。

不僅是電腦,不斷追求視覺特效的遊戲、電影產業,NVIDIA是幕後的關鍵推手。皮克斯、夢工廠每部動畫都少不了 NVIDIA,其他如需要驚心動魄特效的電影,如《哈利波特》、《2012》、《阿凡達》、《鋼鐵人》等,NVIDIA 亦功不可沒。

以《阿凡達》為例,同樣一個場景,GPU的光線追蹤系統,比CPU快上25倍。例如,主角從直升機往下觀看,龐大群山裡,數以百計的潘朵拉星球生物飛過水面,這幕奇妙瑰麗的複雜景象,過去要一星期才能完成,現在只需一天。

「只要需要螢幕與鏡頭,都需要NVIDIA,」事實上,GPU是黃仁勳率先提出的名詞。阿基米德說,給他一個支點,就可以舉起地球,黃仁勳用「GPU」作支點,撐起3D世界的一片天。

從2D到3D,黃仁勳絕對是3D時代應該認識的「Mr.Big(大人物)」。

4歲時,因父親工作關係,移居泰國,9歲到美國定居,雖然不太會說中文,但他形容自己骨子裡是華人血液,接受多元文化淬煉的「新台灣人」。

30歲時,黃仁勳創辦NVIDIA。當時,這個市場有超過70位競爭者,17年後,市場只剩下NVIDIA、AMD與Intel。回顧人生,如果30歲重來,他還是會與同一群人,做同樣的事,因為過去的每一天,他都盡全力做到最好,「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不要有遺憾。」

一路走來,這位3D界的大人物做對哪些關鍵事,讓自己「無憾」?以下是他在台北親身分享的「30人生」。

創業》給自己冒險的機會

沒有人天生喜歡承擔風險,但想要實現潛能,必須自信走到外面的世界,讓自己有機會去冒險、犯錯,就像敢一躍而下的奧運跳水選手,我7、8歲就嘗試過跳水,站在很高的跳水板上,我對自己說:「 只是看起來離水很遠,不是真的,」結果我做到了。面對風險,我們都會害怕,我的方法是說服自己,那只是自己想像出來的恐懼,而非真實。

另外,我常自問最糟狀況會如何?我會失去家人嗎?會傷害自己嗎?如果不會,也不會失去任何重要的東西,那就不用害怕去冒險,就算出錯了,頂多尷尬,雖然我可能浪費了一點錢,但可以從錯誤中學到經驗,之後可以賺更多的錢,若能如此看待,即使面對不好的情形,感覺也不會那麼差。

犯錯時不要怕丟臉,99%的人最難面對的是困窘,因為害怕他人的眼光。我會跟自己說,犯錯是學習的必要,是走向未來的機會,你沒有真的失去什麼,承認結果不如預期,多數人也是經由嘗試學習,不是說要「享受」犯錯,而是「不害怕」犯錯。

夢想要大,但要一步、一步從小做起(Dream big,but start small),任何大夢想的實現都是由小開始。

隨著年齡增加,我的想像力也愈來愈好。30歲的我只能想像5年、10年後的 NVIDIA,現在我能想像20、30年後的 NVIDIA,它會是一間最美好、最偉大的公司。

30歲,我的目標是實現(realized)自己的潛能,40歲,我的目標是實現他人的潛能, NVIDIA 才能持續成長,變得愈來愈大,現在我們成了世界最重要的科技公司。

我最重要的責任之一,就是讓員工生活快樂,如果我能改變他們的生活,他們就能改變別人。創業最簡單的挑戰是競爭者,其次是市場,最難的是人。如果員工不喜歡公司,他們就無法創造讓人們喜愛的產品,最好的Gucci 包都是設計師本身也熱愛這個產品。

人會喜愛自己擅長的事。舉例而言,如果是打從心底熱愛料理,很少有人會是糟糕的廚師,所以想讓公司成功,我必須協助員工成功,把每個人都放在他們最能發揮的位置,NVIDIA 的每位員工都實現了超乎自己能想像的潛能。

工作》創造自娛的「娛樂價值」

我在30歲時,已經養成樂於努力工作的好習慣。大部分成功人士都認為工作是好玩的。

我的家人說,我工作時看起來像瘋子,因為我很專注。工作有時會為生活帶來很多的壓力,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壓力管理方法。

我的方法是將工作與生活當作同一件事,我愛我的工作,我的家人也愛我的工作。就像你愛打網球,家人當然不會討厭網球,因為他們希望你快樂,所以當我跟家人分享做NVIDIA的愉悅、滿意、快樂,他們同樣也會愛上NVIDIA。

相反的,如果我每天回家抱怨,我討厭工作、公司,家人當然會不滿你的工作。想要平衡工作與家庭生活,你要跟家人分享的是工作的好玩,家人自然就會支持你。

老實說,我很頑固,因為如此,我能堅持到現在。我從不覺得疲累,因為我相信自己所相信的,就算要花很久的時間,才能實現,依然樂此不疲,不管是我的人生、公司,甚至我的孩子,我都期待自己能使大家不一樣,世界因為有NVIDIA 的存在而變好。

有人會問,怎麼知道自己做的是對的事?這很簡單,從旁人的回饋可以得知,如果我做的事能帶給我與他人快樂,就是對的。我會想像,這個世界或是市場,若沒有NVIDIA,會變好或是不會?大家會不會想念我們?

我相信,如果沒有NVIDIA,電腦產業、科學家、藝術家、遊戲玩家都會強烈想念我們。

我相信自己能讓世界變得美好。當然,任何人都無法憑一己之力改變世界,但是,你可以說服以及影響他人,加入改變世界的行列。

我常在公司講「娛樂價值(entertainment value)」。如果你覺得你做的事是好玩的,這就叫具有娛樂價值。工作創造「娛樂價值」,我熱愛我的工作,把它當玩樂,過程中就會產生「娛樂價值」。

舉個例子,就像打高爾夫球,有時不小心擊球失誤,球飛到遠方樹林,在尋找球的過程中,「娛樂價值」會讓心態轉變。你可以覺得很糟,這桿打的很爛,讓自己處在不利的狀態,開始討厭這個遊戲(人生),或者,你看的是下次打擊,就算走很遠,經過果嶺、樹木、池塘、沙坑,覺得會很好玩。當公司處於困難時,「娛樂價值」會發揮很好的作用。

思考》學會「心腦」並用

但是,這不表示我是個盲目的樂觀主義者。我相信,總是有機會、希望,但我不會把「希望」當策略。

如果要成功,不想浪費時間、資源,必須聰明的發展策略。思考時,要「心腦」並用,尤其是創業者,更要學會同時用大腦與心思考。我認為,這是父母給我的禮物,我的父親非常善於分析,我的母親很感性,是直覺型的人,我是公司最重要的分析者之一,但我也用「心」思考。如果思考只須仰賴邏輯,點子早有人想到,這是為什麼很多最聰明的學生,反而不是世上最成功的人?

關鍵就在於他們想太多,善於思考,卻不去執行。

回到剛才舉的高爾夫球例子,我會研究這次的打擊,分析狀況,一遍又一遍模擬,直到我能清楚看到策略,然後很有自信的展翅飛翔,因為我相信自己,我是經過練習、思考、分析,而且有策略,不只是樂觀往前,當你是經過策略性思考,力量會很強大。

另外,最重要的是,所有的期望不要來自外界,人要活在自己的期望,不要讓任何人替你決定什麼是好結果、什麼是完美,要自己定義何謂完美,同時盡全力去做。

在我的心中,孩子、員工只要盡他們的全力,那就是完美,提升他們更多的潛能是我的工作,他們的工作只要盡力做到自己的最好。

當初,每人都說NVIDIA這麼小,怎麼可能征服當時IBM、HP等大公司,對我而言,這是完全有可能的,因為我的期望來自於自己的內心。有不少人說我成功,我並不覺得,我只是盡力做好,讓人生不要有遺憾。

如果30歲再來一次,不管是工作或家庭,我還是會選擇跟相同的一群人,做同樣的事,我想我不能再做得比那時更好了,因為我努力做了當時所能做的每件事。

50歲後,我的目標是創造NVIDIA 對人類生活更大的影響力,如何達成?你盡力做到的最好,就是完美(your best is perfect)!

※本文由《遠見雜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關心世界之外,《遠見》同樣關心台灣的現在與未來。藉由觀察、採訪、民意調查,深入分析報導台灣社會的大脈動,提供與世界趨勢互相映照、反思的平台,希望能夠用財經知識拓展前瞻視野,以人文養分積累素質品味,成為台灣以及整個華人社會中「前進的動力」。

上一篇
王美花告別43年公務生涯 期許經濟部團結迎接挑戰
下一篇
蘋果衝 AI 高層密訪台積電 預期將包下2奈米首批產能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