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彈性育嬰假有助提升生育率

勞動部長許銘春。記者曾原信/攝影
勞動部長許銘春。記者曾原信/攝影

本文共1384字

經濟日報 社論

勞動部長許銘春日前於立法院報告「安心生養!試辦彈性育嬰假及如何提高男性育嬰留停比例」時表示,將鼓勵男性未來以五或七天請育嬰留停,或以「單日」請假,幫忙育嬰。此政策並不會增加政府多少支出,但使女性更能兼顧家庭與工作,故可改善目前婦女低生育率的情形,值得朝野支持。

勞動部自2021年7月起,大幅縮短申請育嬰留職停薪門檻,從原來一次至少要六個月以上,改為最低只要30日,且將育嬰假的補貼從原來的勞保投保薪資六成提高至八成。截至去年12月底為止,相較於修法前的同期,申請育嬰留職停薪的人數,女性增加11%,男性則增加61%。而從2021年7月至2024年2月底止,受惠勞工人數24.3萬人,平均每年8.84萬人。由於近三年我國平均每年出生14.3萬名新生兒,故受惠勞工已超過六成。

和我國類似,目前一些歐盟國家也提供八成薪資的育嬰假,而平均給予期間為女性21周以及男性三周。因此,我國提供一對夫婦共26周的育嬰假,已達歐盟的平均水準。

增加男性育嬰責任對婦女生育率的影響,取決於下列三種效果的加總。首先,由於一般雙薪家庭的男性薪資高於女性,因而增加男性育嬰假時間會增加家庭獲得的補貼金額,進而使有子女的夫婦更想再生小孩。其次,增加男性育嬰時間,可能減少對女性職涯發展的干擾,故使其願意再生小孩。最後,增加男性育嬰時間,有可能造成男性為避免職涯發展受到干擾,故不想再養育小孩。近來各國的實證研究顯示,在女性勞動參與率較高的丹麥,增加男性育嬰責任,造成婦女生育率增加。反觀在女性勞動參與率較低的西班牙,增加男性育嬰責任,卻造成婦女生育率下降。在2022年時,我國25-44歲的婦女勞動參與率達83.9%,故情況類似於丹麥。

下列三個原因,造成近來我國婦女的低生育率。首先,受儒家文化的影響,我國有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故男性傾向不操持包括照顧小孩的家務事,和我國類似的情形還包括日本與南韓。就男性分攤家務的時間而言,我國只有四分之一,而日、韓則不到五分之一,故造成這三個國家的婦女生育意願低落。反觀在女性地位相對較高的國家,例如,美國及北歐諸國,男性分攤家務的時間達三分之一以上,故婦女的生育意願也較高。

其次,目前我國30歲以下的年輕人,平均每年賺54萬元,因而相對於雙北動輒1,000萬元以上的一般家庭住房,顯得遙不可及。雖然這些年輕人多數能繼承到父母親的房地產。不過,由於國人預期壽命呈上升趨勢,故多數年輕人可能要等到50歲之後才能繼承到。因此,這些年輕人易傾向晚婚、晚育,甚至變成頂客族或單身貴族。

最後,目前我國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占18.4%。由於戰後嬰兒潮(1946-1964年)出生的最年幼者,即將邁入60歲,故此比率在未來也會繼續增加。這導致未來對老人的長期照護需求也會水漲船高,以致排擠到照顧嬰幼童的保母供給,因而會降低婦女的生育意願。

最近的四個龍年,我國的新生兒人數平均較前一年多出12%。雖然今年亦是龍年,但前三個月出生的嬰兒數,卻反較去年同期減少6.4%。為挽救這種新生兒日益減少的趨勢,勞動部近日所推出男性育嬰彈性假的措施有其適切性。此措施並未改變育嬰假申請人可獲得八成薪資給付的期間,故不會增加政府多少支出。不過,這個措施明顯對勞工有利,但卻會干擾到雇主的工作安排,因此,政府不妨對高度配合的廠商,以其「善盡企業社會責任」的名義,給予頒獎或甚至實質的金錢補助。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上一篇
碳費三子法須更周延細緻
下一篇
賴政府的財經新挑戰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