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法界產學研專家齊聚 探討公司印鑑、重訊金鑰被盜實務

本文共5437字

經濟日報 蔡穎青

關注時事議題的當代法律雜誌,1日在張榮發基金會國際會議中心801廳邀請產學研專家,針對公司印鑑、重大訊息金鑰被盜實務運作困境議題,進行研討,該研討會同時也由社團法人公司治理專業人員協會協辦,共吸引近百位上市櫃公司、法界、金融界人士出席。

當代法律副總編輯/中原大學財經法律學系蔡鐘慶助理教授(左起)、萬國法律事務所陳一...
當代法律副總編輯/中原大學財經法律學系蔡鐘慶助理教授(左起)、萬國法律事務所陳一銘合夥律師、台北大學法律學系教授兼系主任郭大維教授、大尹法律事務所蔡宜芬律師、中華獨立董事協會駱秉寬理事長、中華獨立董事協會張秀蓮副理事長、台灣土地開發股份有限公司邱于芸董事長、當代法律雜誌社長/建業法律事務所所長王晨桓所長、當代法律雜誌法律顧問/萬國法律事務所 黃帥升資深合夥律師共同出席研討會。

當代法律雜誌社長/建業法律事務所所長王晨桓開幕致詞時表示,我國實務上極度倚賴公司登記及印鑑,然而時見法律上已完成改選程序,但被改選之公司派卻依然掌握公司印鑑、公司金鑰等,甚至不乏以非法手段巧取豪奪者。如果倚賴司法判決,即便有好的結果,但可能已經是昨日黃花,這樣的時間差,可能就會導致公司帳戶被提領一空,員工大量遭到解僱,甚至被利用金鑰發布不實重訊,簽訂賣身契約等結果,即便利用法院定暫程序,也可能因為舉證論證上的困難而無法即時阻止上開情事。而主管機關遇有公司經營權相爭時,往往採取暫不變更登記之立場,進而使公司印鑑及金鑰亦無從變更,長此以往,實非妥適。

推薦

王晨桓表示,今天這個研討會,延續當代法律的傳統,希望藉由法律來解決實務上遇到的難題。今天的議題非常清楚,就是來直球對決公司金鑰、大小章被盜了之後,公司如何處理的長久難題。

Session 1:公司印鑑紛爭-銀行只認大章,不認負責人? 法證還是心證?由當代法律雜誌社長/建業法律事務所所長王晨桓主持,台北大學法律學系教授兼系主任郭大維、中原大學財經法律學系助理教授/當代法律雜誌副總編輯蔡鐘慶、萬國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陳一銘與談。

郭大維表示,公司印鑑被盜的議題看似不重要,可是事實上來講,影響層面非常廣。他也舉幾個近年實務上發生案例,都影響公司運作。

郭大維舉例,有職員在某家公司擔任會計工作,負責保管帳戶還有大小章,在100年間,她在外面從事的投資發生問題,所以就利用她保管的公司大小章,在短短的1年之內造成公司大概2000多萬被侵占,等到公司發現的時候,損失已經很慘重,公司從102年提起訴訟,一直到107年地院才做出判決,高院是到108年年底的時候才整個確定,從時程來看,大概6年左右,在中間所發生的一些帳戶上的問題,對公司影響非常深遠,所以在這種情形之下要思考的問題就是,如何避免公司的大小章被盜用,還有盜用之後,到底該怎麼處理。

郭大維分析,目前,以現行的法制來講,公開發行公司建立內部控制制度處理準則第8條要求公開發行公司內部控制制度要明訂印鑑使用的內部控制制度。另外,金管會「公司治理3.0-永續發展藍圖」-強化董事會職能,提升企業永續價值,就是希望透過擴大強制設置公司治理主管來強化強化其職能。此外,實收資本額未滿20億元之上市櫃公司,自112年起亦應設置公司治理主管。

郭大維指出,假設之後我們能夠設置公司治理主管,當然有助於避免公司印鑑被盜用,希望能夠透過比較獨立、專業的人士,讓公司面臨經營權爭奪時,能以中立的角色,避免相關情事發生。

蔡鐘慶說明,公司大章很重要,應該要好好控管,它也是屬於公司治理的一環。常常聽到什麼是大章?到底是一顆?還是兩顆?實務上,刻公司名稱的是大章,刻公司負責人姓名的是小章,大章可能會有好幾個,其中,最重要的可說是經濟部的那一顆。

蔡鐘慶表示,目前,台灣大部分是以印鑑做簽署方式,因此,實務上很多情況都是認章不認人,也衍生出相關問題。

「到底是哪個規定要求我們要做印鑑管理」?蔡鐘慶說,在公開發行公司建立內部控制制度處理準則第8條就告訴我們說,要做好印鑑使用之管理。公開發行公司資金貸與及背書保證處理準則第17條也要求要以向經濟部申請登記的公司印章為背書保證的專用印鑑章,所以就會發生明明已經取得公司的經營權,對方如果不交出印鑑章,公司就沒有辦法貸款,公司資產還很多,但因為這樣子的關係,影響資金周轉,進而影響到公司。

對此,蔡鐘慶表示,公司應訂定「印鑑使用之管理」辦法,很多公司制度都規定的很清楚,不過,會有發生爭議,主要是「人」引起。在國外,公司多設有專人管理這些印鑑,以避免當公司發生經營權變動的時候,不會受個人的情感所影響這些印鑑的交接,「公開發行公司資金貸與及背書保證處理準則問答集」第28題中也提到公司應以向經濟部申請登記之公司印章為背書保證之專用印鑑章,該印鑑章應由經董事會同意之專責人員保管(即就指定專責人員之所屬單位、姓名、職稱等提董事會決議通過)。此外,不論印章不交出、或是遺失,現在並沒有大家想象中的複雜,公司(或負責人)印章遺失,申請人無需登報聲明作廢,僅須由代表公司負責人(或負責人)切結聲明,備妥申請書、印鑑遺失切結書(或新舊印鑑對照表)及登記表一式2份,即可申請辦理公司(或負責人)印鑑變更報備。以最近某案例可知,經濟部受理兩個禮拜後很快就核准變更,但如果因為負責人有爭議打民事訴訟取回印鑑,以最近最高法院剛有一則請求交付印鑑裁定為例,該案歷經兩年多方確定返還印鑑給有正當權利之人。

蔡鐘慶指出,美國加州公司法規定公司可以使用公司印章,在文件上不用公司印章也沒有任何影響。至於美國,在商品買賣契約當中也沒有要求一定要蓋公司印章,因為最重要的還是人。最後,我國大章主要是基於風險內部控制考量所刻印的,如果持有人沒有正當權限,就應該要令其返還,以落實公司治理精神。

陳一銘表示,為什麼會有印鑑爭議,通常是因為有公司派跟市場派,基本上可以把情境分類成四種:包括新團隊合法當選,但新的團隊找不到章,或是舊團隊不交出章;以及舊的團隊合法當選,但主張章不見了,或章被新團隊取走。這些情形都可能涉及民刑事的責任。

陳律師指出,若是印鑑遺失,不知道被誰拿走,依經濟部107年函釋見解,應由新任的代表公司負責人於申請書蓋公司新印鑑,並檢具原公司印鑑遺失切結書申請變更。若是遭無權占有,即知道被誰拿走,依經濟部90年函釋見解,董事長合法產生時,公司負責人可檢附提起訴訟的有關證明文件,申報公司印鑑變更。經濟部過往對於申請變更,多是就申請文件做形式上審查。但實務上兩派相爭,雙方都會說自己是合法選任的,此時誰才有權申請變更?又要如何進行審查呢?因為文件常看起來都沒有問題。因此,經濟部雖然說採形式審查,但實際運作上,為了釐清爭議,實質上還是需要花比較多的時間進行實質的審認。

但審查如果時間太久,可能會不利公司的正常運作,那要怎麼解決呢?陳一銘說,有一個很重要的制度,就是所謂的「定暫時狀態假處分」,民事訴訟法有,商業事件審理法也有,不管是市場派、公司派,遇到上述的情況,都可以嘗試向法院聲請禁止他方使用,或是命他方交付等。

此外,陳一銘提醒,實務上審查「定暫時狀態假處分」的時候,有兩個頗重要的關鍵,第一,聲請裁定時,法院會要求提出可供即時調查的證據,也就是在現場能夠讓法官可以看到的證據,第二,要說明如否准定暫時狀態假處分之聲請,將對公司經營上產生什麼危害?第二個關鍵點在實務上是採取保守的認定方式。故建議聲請時要讓法官知道,如果不准許,會造成什麼樣的危險,具體的說明這些情況。

陳一銘建議,平時就應該落實內控機制,教育承辦人不管是誰來,都要走公司的程序才能夠交出印章,承辦人有兩個重要的工作,除了平常安全的保管印章,也要順利地讓印章在需要時合法移轉、使用,這樣子才能夠真正落實公司治理。

Session 2:實務上公司重大訊息金鑰、域名被盜所面臨之經營難題--法制如何協助正規公司經營。由公司治理專業人員協會理事長馬國柱主持、政治大學法律學系教授方嘉麟、台灣土地開發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邱于芸、中華獨立董事協會理事長駱秉寬、大尹法律事務所律師蔡宜芬與談。

大尹法律事務所蔡宜芬律師(前排)、中華獨立董事協會駱秉寬理事長、政治大學法律學系...
大尹法律事務所蔡宜芬律師(前排)、中華獨立董事協會駱秉寬理事長、政治大學法律學系方嘉麟教授。(後排左起)公司治理專業人員協會馬國柱理事長、台灣土地開發股份有限公司邱于芸董事長出席議題二座談。

馬國柱表示,第一場談的是公司負責人的大章,這一場談的是登記的過程當中,負責人是誰,誰有權利擁有大章,另外也來討論重大訊息的金鑰,到底是誰有權力來發重大訊息。

邱于芸表示,日前出任該公司董事長時,整個集團有十六家公司,加上分公司共有22家,一共有158個帳號,據點遍佈臺灣、金門。牽涉的機關有營建署、內政部、財政部、保稅倉,所以在變更事項登記卡的過程當中,需要經歷過的主管機關不是只有商業司,整個要走的行政流程非常多。同時,22家公司每家的資本額又不一樣,有些會在地方政府:臺北市政府、臺中市政府、花蓮縣政府,所以十六家公司要變更的時間差,相當長,真的變更之後,才能夠去變更銀行帳號,開始處理債務協商、強制執行、勞資協商等問題。

邱于芸指出,目前,這些流程都尚未處理完畢,也希望透過今天出席的法律、會計專家見解,找出解決之道。

方嘉麟表示,看到這個題目,也是百感交集。因為這正是在2018年公司法全盤修正的時候,民間修法委員會跟經濟部分道揚鑣的關鍵,就是那個時候我們建議登記制度應該要全盤修正,因為很多家企業都不斷的發生類似問題,我們就想這個登記制度怎麼能改,不要讓同樣事情一再的重演,把一個本來其實可以迅速解決的,不管是世代傳承、世代紛爭,總而言之,就是經營權能夠順利的移轉,不要演變成一場經營危機。那個時候經濟部因為各種因素,沒有採納,後來就分道揚鑣了。

方嘉麟提出幾點見解,有金鑰的人毫無疑問的,可以在公開資訊觀測站發布重訊,這就是就持有金鑰最大的功能,但這個發言權到底效果是什麼?假設他發布誰出任董事長一職,請問跟該企業往來的銀行或者是廠商,是否就可以合理信賴說,因為公開資訊觀測站這樣寫,雖然經濟部商業司顯示登記是另外一套,但大家都知道因為商業司登記需要申請流程,所以時間比較延後,就依公開資訊觀測站,當成董事長是新發布的那位?

「不是」方嘉麟強調,因為合理信賴這4個字,除了信賴之外,更要合理,公開資訊觀測站只是代表是擁有金鑰的人發布的,不能證明任何他的權力正當性,經濟部商業司是唯一有公司法12條背書說可以信賴的。

至於印鑑,方嘉麟說,在2018年修法之前,就極力建議應該修正登記制度,因為形式審查,大小章變成非常重要。自己很喜歡看武俠小說,小說常常寫爭信物,因為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掌門人,有信物的就是掌門,但我想問一句,在古代難道秦始皇沒有玉璽就不是皇帝了?在修法建議的時候,說只看物不看人是比較陳舊的觀念,今天,去銀行申請帳戶也可以看簽名啊。因此,登記制度應該要適時修正,否則等到有爭議時,不論是主管機關等法院判決,或是依跑形式審查資料判斷,都需要很長的時間。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形式審查也沒有辦法確保資訊的正確性。

駱秉寬表示,金鑰的密碼跟磁片,應該至少要有一個專責人員、以及專責人員的主管共同來保管,當專職人員離職的時候,或者他想要做什麼的時候,主管可以適時的介入。此外,如果有人把金鑰拿走之後,把密碼偷走,又怎麼辦呢?這時,可以申請變更金鑰,把之前的憑證廢止,現在問題是說,變更金鑰的補發速度要快。

對此,駱秉寬在會中呼籲,主管機關應保留適時介入空間的權力,以避免上市櫃公司運作失控,影響上市櫃公司投資人、員工和債權人、供應商的權益。此外,對公司來說,重大的訊息要申報的時候,也要走內部簽報流程,最好不要讓同一個人管大章、小章跟帳戶、金鑰,一定兩人以上持有,同時應備份金鑰、網域帳號及密碼以確保其可用性。

駱秉寬說, 希望所有公司經營權的紛爭都留在股東會,不要延伸到董事會、大小章、金鑰和網域。 對於刻意違法的人員(例如盜走大小章、刻意苛扣金鑰不交還、惡意串改網域、帳號密碼、攻擊ISP信業者等),應該給予適當的刑事制裁,才能避免類似事件的發生。

蔡宜芬先介紹金鑰,從以前磁片演進成卡片,外觀上幾乎跟信用卡一樣,上市櫃公司或公發公司進入申報系統後,插入這張卡片並輸入密碼,才能上傳資料。公司需申報的項目繁多,如重大訊息申報、每月營收公告、每季度結束財報申報,與股東會基本資料輸入等,所有的申報項目中,只有重大訊息申報跟股東會公告需要經過兩道密碼,這同時也顯示這兩個項目特別重要,實務上通常也是這兩項目衍生較多的爭議。

蔡宜芬舉例,遇到少數股東、監察人或者是獨立董事召開股東臨時會,公司可能不願意幫忙輸入股東會相關資訊,召集權人早期常利用刊登報紙告訴股東在何時何地要召開股東臨時會、有哪些議案,但公開資訊觀測站上沒有股東臨時會公告,召集權人就無法向相關單位申請股東名簿,導致未持有金鑰的召集權人難以完成股東臨時會召集程序,進而引發紛爭。大約在106年左右,主管機關研議認為公司有義務為召集權人發布重大訊息,並申報股東會相關資料,如果公司不為處理,主管機關會通知公司代召集權人申報公告,若公司仍不願代為公告,通常就會開罰,甚至由召集權人申請開放權限以完成上傳。這一套SOP,目前幾乎所有的股代都已知道,後續應該不會再有太大爭議。另觀察最近實務案例,持有金鑰者確實在發布重大訊息方面占有一定程度的優勢,但重大訊息內容常涉及股東權益或可能影響股價,持有金鑰者在發布時仍要依法令規定,以免觸法或受罰。

當代法律雜誌法律顧問/萬國法律事務所資深合夥律師黃帥升閉幕致詞表示,當代法律雜誌是由一群實務工作者所主持,所以無論是每個月雜誌的議題,以及各類論壇主題,都是非常貼近實務的,「我們不打高空、也不講純理論」,我們會發掘企業實際面臨的問題,也會請教像方老師這種高度的法律權威來解惑,希望給予企業正確的指引。

此外,黃帥升指出,由於當代法律雜誌具有強大的編輯群,以及專業法學專家的支援,未來將會陸續推出各場不同、貼近實務的論壇。12月共有三場,今天是第一場,第二場於12月12日舉行,探討高科技以及併購契約的線上論壇。以及12月22號所舉行,針對最近發生從FTX破產事件看虛擬貨幣的風險及監管問題,希望各位踴躍參與。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上一篇
澎湖青灣山城VILLA國際競圖初選出爐 吸引全球80組建築師爭相角逐
下一篇
投保中心20周年 逾18萬投資人受惠
聯合報系|人才招募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