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陽光行動/高關懷生被漏接的受害人 割頸案姊姊問:為什麼弟弟沒有了

新北市校園割頸案,楊同學在板橋殯儀館辦家祭、公祭,同學、好友均到場送他最後一程,在遺體送往火化時,施放氣球為他祝福。本報資料照
新北市校園割頸案,楊同學在板橋殯儀館辦家祭、公祭,同學、好友均到場送他最後一程,在遺體送往火化時,施放氣球為他祝福。本報資料照

本文共1713字

聯合報 記者吳淑君/台北即時報導

台灣校園擁有號稱領先亞洲的三級輔導制度,但去年底新北校園割頸案涉案乾哥、乾妹都被列入三級輔導,也都是高關懷生,卻還是沒能阻止偏差行為。割頸案楊同學成高關懷生被漏接的受害人,楊爸爸至今仍驚魂未定,有身心障礙的女兒,還一直問,為什麼弟弟沒有了?全家深陷哀傷,不時痛哭。

去年12月25日中午,新北某國中女學生到別班找朋友,被該班楊同學要求離開,女學生氣不過,找來同年級「乾哥」郭男助陣,雙方爆發衝突,乾哥朝楊同學頸部、胸部猛刺10刀,楊送醫搶救無效。

家屬27日晚間帶著楊同學遺體回他生前就讀的學校招魂,十分罕見,有一說,帶遺體招魂通常帶有抗議的成分在。

割頸案楊同學成高關懷生被漏接的受害人,楊爸爸至今仍驚魂未定,全家深陷哀傷,不時痛...
割頸案楊同學成高關懷生被漏接的受害人,楊爸爸至今仍驚魂未定,全家深陷哀傷,不時痛哭。圖/石一佑

孩子在求學的地方被殺害,各界震驚,一個平凡的家庭,突然走上要為孩子討公道的艱辛路上,這段日子他們是如何煎熬?記者試著想專訪楊爸爸,但楊爸爸考慮,一想到孩子就會一直哭,無法當面受訪,改以文字回答。

Q:楊同學的成長過程,最令爸媽感到驕傲的事

我兒相當節儉,吃穿用度很隨性。他總會跟我說買這個就好,從不挑最貴最好的,他很喜歡!而且可以因此高興好幾天。媽媽要照顧姐姐遇到困難時,兒子總會說我來就好,我是媽媽的靠山。

原本他也是姐姐一輩子的靠山,同樣是「年少」,我們的孩子卻已經承擔著照顧家庭的責任,如此體貼父母的辛勞,是我感到最驕傲的事。

Q:楊同學和姊姊的感情

兒子在外面總是護著姊姊,擔心別人欺負她,不知道的人都當他是哥哥,在家偶爾會爭吵,但弟弟總會讓著姊姊,幫忙姊姊,二個人感情好,姊姊會跟他說「愛你啦!」

回想著醫院回來的那幾天,姊姊夜裡看不到弟弟,總是一直問弟弟呢?夜裡總是哭累到睡著然後醒了繼續哭,後來就一直去弟弟房間睡覺,要等弟弟回來,弟弟百日後,姊姊回來找媽媽睡,問我「為什麼弟弟沒有了?」又哭著哭著累了才睡。

我們除了跟姊姊說弟弟已經在天上,卻什麼都做不了!

Q:發生事情後,一百多天來,楊爸楊媽的心情

我們的心情驚魂未定,夜不能寐!三個多月了仍然時不時的痛哭,每晚都會驚醒很多次。心中的痛,無法言喻。但是我必須堅強下去,因為校園安全漏洞百出且怎麼會放未爆彈在學校內?

校園規章寫的全是學生的人權沒有老師管教權,連基本安全檢查都還要聯絡一堆人和設備,繁瑣程序是告訴老師這事不能做嗎?連檢查書包也是違法。所以我跟他的共同使命尚未完成,另外我們還有要照顧姊姊,所以不能輕易倒下。

Q:楊爸之前說,自己覺得使命尚未完成,是什麼力量支撐爸媽站出來,提出6大主張?至今,政府回應情形,覺得夠嗎?

事件發生後,人權團體還在沾沾自喜著律法如何的跟上世界潮流時,我們要的不過是「平安」二個字 。因為兒子的犧牲,讓我們看到所謂的社會安全網存在了太多問題,既然這是他要承接的使命,我就應該將他的使命完成,不希望還有類似的事情再度發生。

新北市某國三男學生在學校遭割頸身亡,楊爸爸至今仍驚魂未定,全家人不時痛哭。圖/聯...
新北市某國三男學生在學校遭割頸身亡,楊爸爸至今仍驚魂未定,全家人不時痛哭。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教育部還是請一堆重視人權團體討論,而這些人權團體還是在想怎麼幫這些非行少年維護他們的人權,沒有真正想去教育其認知是非對錯,奪走別人的生命的人還可再被縱容 ; 拖垮了別人整個家庭的幸福,仍有一堆理由來強詞奪理!

如何讓校園更安全,每個人都有其受教權我同意,但是如果因為少數人而剝奪多數人的受教權,又當如何?問題在不應該把未教化之前的未爆彈丟回給學校!

如同我之前所說,不要因為少數人的人權而放棄大眾的安全。更何況他們只是想在學校搞小團體壯大其勢力,而非真正想學習,應該好好正視他們的需求,進而從中導正,而不是隨便丟給學校表示社會已經給他們受教權,其他不關政府的事了。

Q:最想跟孩子說的一句話

兒子,爸爸以你為榮,我不是一個好爸爸,但是你卻是最好的兒子,有你相伴的15年時光是我們最幸福的日子。

楊爸爸也說明,得知兒子在校園裡被殺死,當時晴天霹靂,手足無措,禮儀公司說會安排亡者到熟悉的地方走一趟,就帶兒子遺體回學校招魂,他們都是照做。

一直陪伴楊同學父母的石一佑代表指出,目前所知道的偏差少年由學校輔導,但教育部沒給老師管教權,只注重犯錯這些人的人權,少輔會負責曝險少年,結果少輔會土城區只有二人負責,觸法少年交由法院審理,然而法院審判時間冗長,需經過一年半載才有審判結果,過程中又讓犯錯者回學校,這不是校園安全網不周延有破洞嗎?


延伸閱讀

陽光行動/鴻海星光計畫 為高關懷生指引不同的人生道路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花蓮地震受災戶短期旅宿 共3400間房免費入住
下一篇
創業之星選秀報名時間延長 5月31日截止收件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