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notice-title img

經濟日報邀請你,選出最感興趣的財經大事,免費領取VIP文章,再抽千元好禮喔!



不再通知

2024全球名家瞭望/多邊體系改革 避免新衝突

馬洛克-布朗(網路照片)
馬洛克-布朗(網路照片)

本文共1315字

經濟日報 馬洛克-布朗/編譯簡國帆

想了解許多國家在2024年將面臨的壓力,不妨聚焦於埃及最近遭遇的挑戰,或許會有幫助。

馬洛克-布朗小檔案
馬洛克-布朗小檔案

俄羅斯2022年2月入侵烏克蘭時,全球糧食和肥料價格大漲,擾亂了已蒙受新冠疫情、缺水及債務打擊的埃及經濟,接著,俄國退出土耳其斡旋、允許烏克蘭糧食經黑海出口的協議,再次推升價格,之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哈瑪斯的戰爭,都讓埃及位處安全和人道主義危機的最前線。最後,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元旦起,這個由西方主導安全秩序的長期地區支柱,將加入金磚國家。

這類個案研究顯示,我們不能把烏克蘭和加薩戰爭區隔於「多重危機」和全球強權變遷之外。埃及等非西方國家所遭遇的經濟和氣候干擾,也與二戰後多邊機構(特別是聯合國)的影響力下降有關。去年9月的第78屆聯合國大會,便彰顯當今危機的互聯本質。烏克蘭與其西方盟國都認知到,要讓「全球南方」更廣泛傾聽意見,就要採取行動處理經濟與氣候問題、全球不平等、及聯合國和跨國體系的更廣泛失敗。

這些基調轉變已為改革鋪路。例如,在去年10月的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IMF)年會上,提案擴增多邊開發銀行的財力和權益代表的想法,似乎大受歡迎。為了使聯合國體系更能回應成員國的要求、並且主動出擊,聯合國設立一項新規定,允許即便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行使否決權時,聯合國大會仍能共同討論一項議題。

但改革必須更具企圖心,才能讓這個日漸失敗的體系走上更好的道路。西方國家應該認識到,不能只顧自身利益。

我認為2024年有幾種可能情境。在最悲觀、也最有可能情境下,聯合國體系或多邊開發銀行的改革都沒有重大進展,因全球衝突加深都提高這種結果的可能性。去年底西方與其他國家更加疏遠,跨國體系背離世界人民的期望。開放社會基金會在調查30國代表團體後發現,多數受訪者都認為低所得國家應在全球決策擁有更大發言權(61%),富裕國家應提供更多資金給世界銀行(68%)。

或者,多邊開發銀行改革可能會在2024年取得實質進展,包括擴大資本化、改善債務解決機制及配額改革,但聯合國體系不會改善。這種情境將進一步印證聯合國體系正在流失更廣泛的影響力。各國日益轉向其他論壇,例如20國集團(G20)、金磚國家、或為特定議題或利益所組建的小型聯盟。

儘管如此,未來一年仍可望在這兩個方面取得小幅進展。創造性的微小措施將有望強化推動改革的動力,比方說,運用《聯合國憲章》未被充分利用的部分。 例如,第27條第3款呼籲各國在安理會有利益衝突的議題上,投下棄權票;第99條授權秘書長形塑安理會會議議程,而兩位前秘書長哈瑪紹和安南都發揮龐大影響力。現在,有人認為應選出一位拉丁美洲或加勒比海地區的女性秘書長。

無論結果為何,把這些挑戰獨立於烏克蘭和加薩等衝突之外思考,都是個錯誤。若要讓世界不同地區團結支持和平而公平的解決方案、並尊重國際法,所有強權都必須認真致力於透過多邊開發銀行和聯合國,改革多邊主義。

然而,由於新衝突將破壞任何改革努力,強權須確保各地都願意奉行和平、人權及安全。我們在因應面臨的挑戰時,必須要「完全兼顧」,而非「顧此失彼」。(作者Mark Malloch-Brown是開放社會基金會總裁、Project Syndicate專欄作家/編譯簡國帆)

本系列專欄由富邦金控獨家贊助

富邦金控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開放社會基金會總裁、Project Syndicate專欄作家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